• <tt id="wssie"><noscript id="wssie"></noscript></tt>
    1. <tt id="wssie"><noscript id="wssie"><label id="wssie"></label></noscript></tt>
      <tt id="wssie"><noscript id="wssie"></noscript></tt><tt id="wssie"></tt><strong id="wssie"></strong>
    2. <rp id="wssie"><nav id="wssie"></nav></rp>
      <tt id="wssie"></tt>

      美文精選網(www.lujiahuanbao.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隨筆美文 > 游記隨筆 > 正文

      雪蓮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20-12-25 19:24 閱讀:次    作品點評
      雪蓮
      文/王佐偉
       
      突突突,手扶拖拉機駛到一塊突兀的巨石旁,響亮地放出幾個響屁,車身猛地一頓,啞火了。黑老張坐在最后面,敏捷地跳下車,蹶著腚看了看車下,粗嗓門吼:“下車,下車了,到地了。”繃著帆布篷的車箱里一下子如水壺里倒水餃般滾出二十個人。驢糞蛋般散落在道旁的枯草地上。尕元渾身又酸又疼,一只鞋被人踏掉了,跳著腳在礫石地上摸鞋的空兒,感覺眼前白光一閃,一股水滋地的聲音清脆地響起。
         ‘瞅啥哩瞅啥哩,水火無情嘛,大學生。’張嬸的尖嗓門震得耳膜疼。“瓜娃,咱閨女往后進了家門,你天天瞅沙,別瞅膩了拍屁股走人。”人們呱呱嘰嘰的笑起來,聲音飄在空寂的山谷里,輕飄飄的。
          坐在悶罐子的車箱里,無聊的人們說葷話,尕元沒經過這陣式,紅著臉一言不發。張嬸開玩笑要認尕元女婿。“咱閨女苗條得站哈是一根蔥,坐哈時比站哈的心疼。大眼睛櫻桃嘴,能配得上你這個大學生。”
          尕元覺得張嬸粗野率性,他想像不出一臉雀斑的張嬸能生出花樣的女兒。有人悄悄告訴尕元,張嫂的確有個女兒,但在三歲上夭折了。
          黑老張給車主付過車錢,又吆喝在草地上蠕動的人們出發,“趕緊趕緊,帶上東西走,天落黑要過鷹咀嶺扎營,趕不到,受大罪哩,趕緊。”
          太陽離山頂只有一拃高,把東山的巖石照得紅通通一片,草地上臟兮兮的雪泛著白光,東一塊,西一坨的。
          尕元找著了鞋,系緊了鞭帶,戴上特意買的防雪鏡,背起沉甸旬的雙肩背包,緊跟在張嬸腚后出發了。
           沒有路,大大小的巖石上是黑乎乎的苔蘚,踩上去又滑又濕,抓著突起的巖石角,小心冀翼地尋找落腳點。氧氣稀簿,每挪一步,都要大口大口地喘氣,心跳得幾乎從嗓子眼中跳出來一般。
            尕元盯著張嬸踩過突出的巖角,小心地搭上腳,手里攥著一叢權木梢,氣喘如牛地向上爬,不料腳下一滑,蹬脫石頭,身體整個懸在空中,頭上冒著騰騰熱氣,蹬脫的石頭忽隆隆響著滾下山谷。
          “接著,瓜娃。”頭頂上垂下一條藍頭巾,尕元像找見了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一使勁,弓身躍上上面的平臺。
          張嫂斜躺著,手里捏著籃頭巾的另一頭,腳蹬在平臺沿一塊突起的巖石,臉憋得青紫,山峰一樣的胸脯劇烈地起伏,兩排細碎的牙齒咬破了下嘴唇。
           尕元爬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熱汗淋漓的身體被冷風一吹,又凍得得得打顫。
         “起來,走吧。”張嫂早已站起,向他伸出手,那一刻,他竟覺得花嫂像遠嫁的姐姐。
          黑老張在前頭喊:“快快,走,前頭人已過了鷹咀嶺,落了隊喂狼。”
          尕元拽著張嫂粗硬的大手站起來,搭眼一望,頭頂一塊逼仄的巖石真的像一個巨大的鷹嘴,突出的石巖向下勾著,上面兩塊青巖石一左一右,像瞪著的鷹眼,望著暮色蒼茫的山巒。
          向上的道路稍微平緩,好走多了,但尕元覺得雙腿像罐了鉛般沉重,每邁一步,都得使出全身力量,張嬸半扶半拽,兩人循著前邊人走過的腳印,艱難地爬行。
          當兩人到達宿營地,太陽早已跌入山背后,山尖亮著一抹霞光,把個嶙峋的巖石鍍得奇形怪狀,山霧漫上來,巨大巖石構成的山頂托舉在一片云海中。
          尕元一頭栽倒在踩得稀爛的污雪中,張嫂連忙從背包中扯出一張老羊皮,填在尕元身下。“我的憨憨喲,可不敢著涼,別叫我閨女沒進門就守了活寡。”
          黑老張破口大罵:“日你奶奶的,看你慫樣,豆芽菜,四年大學白念了,還挖蟲草掙錢,挖你娘的死逼。”
          張嫂嗔怪黑老張:“張哥,留點口德吧,娃從沒下過這么大的苦,走到不容易,莫不成送回去?”
          黑老張嘎嘎怪笑,一張粗臉怪怪地沖張嫂笑:“日他奶奶的,老子在豆芽菜這個年紀,一口氣能翻八架山,不說了不說了,干活。”
          早到的人們已砍來了柳枝,插在地上搭起兩頂簡易的帳篷,帳篷門前支起三塊石頭,上面了架著水壺,有人爬在地上使勁捏羊皮袋風匣,暮色四圍的山坳里飄起裊裊青煙。
           火苗騰起來,舔著水壺底,水壺里開始響起咝咝的聲音。
          “今晚拌炒面,將就一夜。”黑老張又吆喝。
          尕元爬起來,扯過包,從里面掏出碗。水也恰好開了。張嫂提了水壺倒滿碗,尕元剛張口喝,黑老張從地上抓一把草屑扔在里面。尕元立刻火冒三丈,欺負人沒這樣欺負的吧,無奈渾身軟綿綿的沒一絲力氣。旁邊的張嫂卻若無其事的柔聲勸:“憨憨,別急,吹了慢喝。”無奈,尕元倒著手輪換端著,一口一口地吹著熱氣騰騰水面上打旋的草屑,一小口一小口抿著。后來張嫂告訴他,渴急的人不能大口喝水,喝急了嘴里嗓眼里燙燎泡不說,脫水的身體也不適應,牛飲了有生命危險。
           一碗開水下肚,身上有了暖意,第二壺水好不容易燒開了,人們開始拌炒面。尕元吃過拌炒面,沒動手拌過,當小半碗炒面里倒滿水時,尕元手足無措,不知如何下手。張嫂呱呱笑著遞過來一只半個拳頭大小熱乎乎的炒面團。
          “看著,出門在外,學著點。”一只碗在張嬸手上飛快地旋著,一只手在碗里捏著,旋兩圈是一只炒面團,旋兩轉又是一只炒面團,看得尕元眼花繚亂,好像在看張嫂變戲法。
           吃了喝了,月亮升起來了,山谷里傳來不知名的鳥叫的怪聲,冷風習習,黑老張又吆喝,歇了,早點起來上山。你你你睡一個帳篷,人們弓身爬進里面,和衣躺下,沒過一刻鐘,鼾聲四起。
          可尕元根本沒磕睡,他才知道人累極了,其實睡不著,他聽著外面怪叫的鳥聲,野獸的嚎叫聲,粗重的鼾聲和毫無顧忌的響屁聲,思緒萬千。
         尕元學名叫趙小龍,是這個小山村第一個考上大學的。
          文曲星下凡了,趙家祖墳上冒青煙了。當燙金的錄取通知書送到山坳,小山村沸騰了。人們奔走相告,尕元父親當場放翻圈里養的唯一一頭開始上膘的架子豬來招待前來賀喜的人們。
          四年的大學生活轉眼結束,尕元這一茬大學生畢業時正趕上國家不包分配,考試招錄,千軍萬馬又開始過獨木橋。
          盡管尕元憋足了勁進行了充分的復習準備,他家的燈夜夜亮到雞叫頭遍,但他仍以半分之差落榜了。
          尕元在家蒙頭睡了三天三夜,落榜的沮喪勁還沒恢復過來,催要助學貸款的帳單郵寄到家了,望著上面過千元的利息,尕元灰敗的心更涼透了。
          尕元上大學是辦了助學貸款,要不是這筆錢,他不知能不能完成學業。他家是個貧寒之家,姐姐早已遠嫁,年逾花甲的父親再怎樣在土地上刨挖,也擠不出每年幾千元的學費。尕元讀大學四年,幾乎沒怎么回過家,四年的寒暑假都是在建筑工地上打工,還利用雙休日打零工,掙的錢將將就就完成了學業。
          尕元本想應聘企業招人,但他心有不甘,他想再考一年,決心端上旱澇保收的鐵飯碗。這不,去年秋收一結束,父親背著行李出門了,父親上了年紀干不了活,通過一個親戚介紹,在一家建筑工地上看守現場。
          尕元也不大出門,宅在家里復習應考的科目,老娘一天三趟的把吃喝送到屋里。
         過了清明,父親守夜的工地上遭竊了,丟失了建筑材料,父親半年的工資抵了帳,工地老板死活不留父親,父親只好灰頭土臉地回來。
          這個時候尕元已宅在家里多半年了,磚頭厚的幾本書幾乎翻得稀爛。恰好同村的黑老張買了草山,招人進山挖蟲草。
           尕元所在的這個村的人有挖蟲草的習慣,挖蟲草活期短,來錢快,這幾年也有好幾個小伙出去挖蟲草,掙回好幾萬,家里蓋起小洋樓有的還買了小汽車。
          每年清明過后,都是人們進山挖草,上果洛,下阿壩,進西藏,村里人通過各種渠道,尋找挖蟲草掙大錢的地方。
          有了積蓄的人開始買草山,賭一把。黑老張是這樣的一位,黑老張和尕元有曲里拐彎的親戚關系,又看到尕元家拮據的境況,決定拉一把,沒要尕元的草山費。
          尕元是被黑老張的粗嗓門驚醒的,后半夜他才進入夢鄉。
          人們一個一個爬出帳篷門,早起的張嫂已燒開一大壺水,人們打著呵欠,圍坐在帳篷前面的枯草地上。
          “今早不做飯,還是拌炒面,吃了你你你一組,你你他一伙,上山割茅草拾干柴,今天不開挖,先把糧草備足。趕緊吃,吃了出發。”
          這回,尕元自己拌炒面,張嫂忙于燒水,不時在人伙里瞟他幾眼。尕元隨手摘了一根草棍,在碗里攪拌,看看差不多了,才一手端碗,一手笨拙地捏炒面團,雖不像張嫂捏的軟硬合適,也湊和了,張嫂向他投來贊許的目光。
          “哎哎哎——,別浪費水,提一趟水不容易,洗啥臉里嘛這地方,狼不洗臉不是照樣吃肉。”黑老張的粗嗓門又響起。
          一位姑娘舀了半碗水蹲在地上洗臉,剛抹了兩把,黑老張過來干涉,姑娘紅著臉把半碗水倒進塑料桶。
          尕元覺得這姑娘臉熟,大眼睛,柳葉眉,小巧的鼻翼兩邊有淡淡的雀斑,苗條的身段像小白楊挺拔。尕元邊向嘴里塞炒面團,邊皺眉想,就是想不起在那搭見過。
           吃罷,挖蟲草的十男九女開始干活,黑老張讓兩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留下整理帳篷營地,其他人提著砍刀腰里系著繩出發了。
           尕元分在砍柴組,他發現張嬸和那個姑娘也在一個組里。
           這是是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雪線,蟲草只有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地方生長,冬天是蟲,春天蟲草菌進入蟲身體,初夏拱破地皮長出來,成冬蟲夏草,是大補藥材。由于生長環境氣候獨特,稀有,才顯得金貴,一度一根香煙粗的極品蟲草漲到兩百元,所以人們趨之若鶩了,山里把挖蟲草看成脫貧致富的一條便捷的門路。
           海拔高,到處都是裸露的巖石和還未泛青的枯草,不長樹,只有在向陽背風的地方長半膝高的權木叢。尕元他們轉過一個灣,下了一條山谷,爬上一面坡,那里有一大塊密密實實的權木。
          黑老張原先踩過點,把營扎在那個山坳也是考慮砍柴方便。
          尕元落在倒數第二,腰里系著一條繩,眼睛盯著前面人踩的腳窩,一步一趨小心走。這組帶隊的是張嫂,張嫂把尕元安排在這樣一個位置,是考慮尕元從沒挖過蟲草,從沒走過這樣的山路,前面的人踩出了道,后面走的人容易多了。
          當尕元踩不穩身體打趔趄時,身后總有一只有力的手及時的扶他,尕元回頭一望,圍得嚴嚴實實的頭巾下面只露出一雙忽閃的大眼睛,趁著大伙歇息一會的空兒,他扭頭對大眼睛說了聲謝謝。
          大眼睛搓著腳尖上沾的污泥。
      “啥謝不謝的,出門在外,相互照顧點是應該的。”聲音柔柔的,猶如小溪淙淙。尕元也知道姑娘的名字叫翠兒,在一個學校讀過初中,尕元高兩級,怪不得覺得臉熟。
           砍柴容易,到了權木叢跟前只管掄開膀子砍就是了,但背柴返回就難了。張嫂特意撿了兩大抱枯枝叫尕元背上,這樣雖說看起來狼犺些,但比背沉甸甸的濕柴輕省多了,也好向黑老張交待了。
           回去時尕元走在前面的第二個,打頭的是張嫂,后面跟著的是翠兒,就好比給尕元上了雙保險,可以前面拽,后面拉。
           在高海拔的地方,空身走吃力,更不用說每人背一大梱柴,尕元氣喘吁吁的,汗濕透了厚厚的棉衣,每走一步,感覺心從嗓眼蹦出來,下了谷底,爬上半坡,尕元覺得眼冒金星,心臟這回又好像左右亂打擺,由不得轉身斜靠在坡上。張嫂招呼大伙:“歇會,歇會,喘勻了氣再走。”
          尕元張嘴干嘔,細長的脖子一伸一伸的。
           “娃餓犯了心血,誰帶了吃的東西。”犯心血就是餓了低血糖,也是,走了半天路,又是砍了一會柴,早起下肚的兩碗炒面化成兩泡尿水了,尕元心里似貓抓。
           翠兒遞過來一顆巧克力,尕元抖抖地剝了紙塞進嘴里,沒來得及嚼碎就咽下肚。翠兒再遞過來一顆,剝了紙的,尕元不在干嘔了,心也擺的不厲害了,感激的瞧了翠兒一眼,把巧克力塞進嘴里,慢慢咀嚼著,好像體味巧克力的香氣。
          尕元臉色恢復了正常。張嫂招呼大家:“出發吧,日過午了,相互照顧點。”
          當大伙走到宿余地,黑老張正在給帳篷拈草,看尕元也背來一大梱,咧著大嘴,向尕元豎起大拇指。
          第二天吃罷喝罷,人們開始進山挖草了,來自不同地方的十幾個人,自發地按村莊分成幾個組。尕元第一次進山,新手。幾個組的都不愿帶,嫌累贅拖了后腿挖不了蟲草,在利益面前人們的自私暴露無遺。當孤零零的尕元站在人伙外圍顯得無所適從時,張嫂一把把尕元扯進他們組:“憨娃,跟著我。”
          張嫂一組除了幾個不認識的人外,還有翠兒。黑老張不懷好意的也加進來。
           臨出發,黑老張交待:“各組人互相照應,辨別方向,別迷了路,蟲草多的是,憑本事挖光陰,別欠老子的草山費。”草山費每人八千,說好了進山交一半,出山交一半,沒現錢,用蟲草抵。
          尕元跟著人們屁股后面出發了,戴上防雪鏡,背著雙肩包,包里背著干糧和一壺水,還有一把翠兒給的巧克力和幾片創可貼。翠兒不是頭回挖草,她經驗豐富。
           走下山谷,爬上前面的坡,翻過一座山,是一大片草坡,向陽的地方消了雪,這里一坨那里一塊露出地面。
          “”開挖了”。黑老張把雙手卷成一個筒,沖著莽莽群山吼一嗓子,山谷傳來回聲。兩個上了年紀的人從包里掏出不知從那里摘來的柏樹枝,煨起桑,然后五體投地沖著最高的雪峰磕頭,嘴里喃喃地禱告著什么。山坡上桑煙裊裊,引來幾只禿鳩在瓦藍的天空盤旋。
          人們匍匐在山坡上,側臥著,一腳蹬地,一條胳膊肘支著前身,目光在枯黃的草地上搜尋,搜尋大山恩賜的精靈。那樣子就像電影中的八路軍去偷襲鬼子。
          尕元也學人們的樣子匍匐前進,目光緊盯著草地,尋了半天,找不見,使勁眨眨眼再搜索,還是找不見日思夜想的蟲草。挖到日午,人們聚在一塊吃干糧,交換斬獲情況,張嫂最多,挖了三十多根,翠兒最少也十多根了,只有尕元背零蛋。人們把找不見蟲草叫背零蛋,人們嘰嘰歪歪的嘲笑尕元,尕元垂頭喪氣的一言不發,張嫂嚷:“誰頭回挖草沒背過零,你你你,你說,你個喳喳胡把蛤蟆嘴裂到耳根笑話人家,當年挖草連著背了三天的零蛋,上火了,腮膀腫得老高,早晚咒你那淌水水的黑窟隆眼睛。”那個喳喳胡尷尬的笑起來。
          “哎,別動,叉開腳。”坐在下首的一個嬸子一把按住尕元的腿子,尕元還在愣怔的當兒,那個嬸子掄起的小镢頭在眼前劃了一個弧,落在尕元的襠部,一使勁,翹起的草皮上露出蟲草褐色的小手。
          尕元嚇了一跳,待明白過來,人們嘎嘎怪笑。
          “有福人不忙,沒福人跑斷肝腸。”喳喳胡念叼。“在尕元襠里,是尕元的。”張嫂過來拽住那個嬸子的胳膊,那個嬸子立馬瞪起三角眼:“是他見著了還是挖著了,他沒那個命,這根草是老娘的。”
         “好好好,你的你的。咱不爭。”
         “這就對了嘛。”三角眼小心地剝去蟲草周圍的土,一根香煙粗的蟲草赫然出現在人們眼前。
          “蟲草王,老子在這個山里挖了半輩子蟲草,還沒見過這么粗的,一百元,嫂子賣給我。”黑老張湊上來咽著口水討價。“三角眼”的眼睛高興得瞇成一條縫,粗胳膊舉著蟲草得意的炫耀。
          “這根草的市場價不值一百吧,呆瓜娃,二百塊放在地上不知道撿。”
          “也是,這根草最少值百五。老張想撿便宜。”
          人們的活沒進尕元的耳朵,他呆呆地望著遠處的雪峰,一只鷹在雪峰上展翅飛翔,他記起那句有名的詞,他苦笑著在心里改了下,眾里尋他千百度,募然回首,蟲草王卻在我襠部。他為自已精彩的改詞發出笑聲。
         “”憨憨笑屁,到手的鵓鴿飛了,還高興,動彈,跟著我。”
           尕元這才回過神來,吃罷干糧的人們又出發了。
           尕元跟在張嫂屁股后亦步亦趨。
      “這兒,這兒,大學生,看。”張嬸在前頭喊,尕元爬過去,順著張嫂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根蟲草芽長在一個突起的草堆上,仿佛彎著小手招呼他。他緊盯著草,害怕一眨眼又丟掉了,猶豫地舉不起镢頭,張嬸咯咯咯地笑:“挖呀,這草歸你了,咱不是“三角眼”,小心小心,別弄斷了,對對,向下蹺镢頭把,出來了出來了,好,剝去土。哈哈,那年我領娃挖蟲草,也像你這樣呆頭呆腦。”尕元聽著張嫂的指揮,小心的挖下那根草,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破了零,尕元的心情開始振奮起來,張嬸告訴他,挖蟲草,從下往上瞅,借著太陽光仔細搜尋,一寸一寸地找,好比讀書,不能一目十行。尕元按張嫂教的竅門找,果然找見了,一根兩根,尕元振奮的心情逾發振奮。
            和張嫂熟慣了,張嫂告訴他,她有個兒子去年也大學畢業了,和一家企業簽了合同在城里上班,最近和一個城里姑娘談對象。她打算再挖兩年蟲草,填補兒子在城里買了樓房,過幾年也進城享福了。
          尕元替張嫂高興。也為張嫂憧憬美好的生活。
          雪線上的氣候多變,剛才還瓦藍藍的天空,一眨眼,西山頂上涌過來一疙瘩黑云彩,噼里拍啦的冰雹兜頭砸下。人們驚叫著奔進一個凹進去的石崖下避。
          當尕元跌跌撞撞連滾帶爬的奔到時,頭上砸的火辣辣地疼,一個冰雹蛋砸在額頭上,突起一個大疙瘩。
          尕元是最后趕到的,里面窄,人多擠不下,尕元的半個屁股露在外面。翠兒擠在尕六的右手,把身上的羽絨服脫下來,圍在尕元的屁股蛋上,這樣可以遮擋斜砸進來的冰蛋。翠兒脫了衣服,高聳的胸脯緊貼著黑老張的肩頭。黑老張使勁地抽鼻子,喳喳胡尖上掛著一絲令人作嘔的口水,粗手一次次伸向翠兒翹起的屁股蛋,鼓意聳肩拱背。翠兒紅著臉不出聲。尕元火冒三丈,要不是擠得挪不開身,尕元早把拳頭揮向黑老張的下巴。張嫂瞅見了這情形,狠狠地在黑老張尻蛋上擰了一把,疼得黑老張呲牙咧嘴。
          一陣冰雹過去,又是瓦藍瓦藍的天空,陽光燦爛。人們揉著站麻的雙腿又開始找蟲草了。
           這會尕元翠兒張嫂一塊兒挖了,他預感今后還要發生什么事,他要當翠兒的保護神。
          跳一道溝坎時,尕元不小心噌掉了手背上的一塊皮,疼得咝咝抽氣,翠兒解下身后的包,從里面掏出一小瓶云南白藥,灑在尕元傷口上,血立刻止了。翠兒又掏出一片創可貼撕開貼在上面。尕元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貪婪地嗅著翠身上散發出的像娘一樣淡淡的體香。這種體香他在翠兒的羽絨服上嗅過,再一次體驗這種香味,有種深深陶醉的感覺。
          翠兒又從兜里掏出一條繡花手巾,纏在他手上。尕元過意不去,執意不肯纏。翠花豎起柳葉眉挪揄:“這個地方可不是擺大學生臭架子的地方,閑淡我?。”尕元裂了裂嘴,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條手巾后來忘了還,尕元洗得干干凈凈,夾在他最愛讀的一本書里,每過一段日子,取出來嗅嗅,回味翠淡淡的沁人心脾的體香。
           沒挖三根草,又有一股云飄過來,是一陣瓢潑的雨加雪。三人擠在一塊,頭上扯起一塊塑料布,大朵的雪花砸在上面是一陣呯呯亂響,寒風吹過,三人縮在里面瑟瑟發抖。翠兒和張嫂幾乎爬在他懷里,他又嗅到娘的體香了,打顫的身體竟有了些許的暖意。
          雨夾雪很快過去,又漫上霧,幾乎看不見對面的人,能見度不足五米,人在霧氣里晃,隱隱綽綽的。
          “動彈,在簿雪上好找蟲草,別離的太遠落了單迷路。”張嬸說的對,枯了一冬的草被雪壓在地上,蟲草褐色的小尖芽從簿雪里頑強的鉆出來,微微顫動。這兒一個,那兒一個,不上半個小時。尕元已攥了一大把足有十幾根。
           霧散去,太陽已西斜,黑老張站在一塊石頭上喊,“收工了,回。”
           人們三三兩兩的回來,在帳篷前興高彩烈地清點收獲,取來牙刷小心地刷寶貝身上的泥土。
           最多的挖了上百根,尕元最少,也三十六根,粗估,也斬獲上千元了。尕元心里充滿喜悅,爬在三塊石頭支起的鍋灶前使勁捏羊皮風匣,火苗升起來了,噼里啪啦地歡快地舔著黑黑的鍋底。
          晚上宿營時,男人住的帳篷太小,喳喳胡連玩帶實意地把尕元搡進女人帳篷。
          瓜娃不解風情長的個見識。
          歪歪嘰嘰笑的女人們把尕元按倒在中間。緊挨尕元的是翠兒和張嫂。翠兒起身穿上棉背心又背過了身躺下,黑暗里不見翠兒的臉,肯定羞紅了。
          被底下是亂麻麻的腿腳,尕元直挺挺的躺著一動不敢動。勞累了一天的人們很快進入夢鄉,鼾聲四起,尕元嗅著娘的體香也入睡了。
          第二天尕元從沉沉睡夢中醒來時,太陽照進帳篷門口。又是一個大晴天,人們散散兩兩地圍在鍋灶前喝茶,張嫂翠兒幾個已開始揪面片了。
          喳喳胡美美地抽著煙,探出幾根鼻毛的黑洞中噴出兩股青煙,喜形與色地說:“今年天照顧,蟲草稠,又是晴天,不像去年,剛扎下營下雪,下了三天三夜,齊膝深的雪封了山出不去,窩在帳篷里趴了半個月,沒柴吃不上飯,光丟干炒面啃雪巴巴,差點搭上老命。”
          張嫂扭頭說:“老哥,挖了光陰再續一弦,我當媒。”喳喳胡摸著鋼針似的胡子呵呵笑。“續嘛弦里老了,把挖的光陰款款交給掌拒的八月花,吃雙手滿碗端的飯菜享清福了。”八月花是喳喳胡的兒媳。“三角眼"揪著面片,扭頭取笑:“可不敢扒了灰呀。”張嫂厲聲呵斥:“閑上你的臭嘴,沒大沒小的不分場合,人家白叫你嬸了。”
          四周響起男人們粗野的怪笑。
          吃了喝了人們又出發了,紅彤彤的大太陽把雪山映照得燦爛一片,雪刺得人眼珠子疼。挖草的人們還是按照昨天分的伙在雪地上爬來爬去。簿簿的雪凍硬了,只有蟲草的小芽頂破簿冰,彎彎地露在雪地上。人們興奮的匍匐前進,挖草的小镢頭此起彼落,興奮的驚叫聲接連不斷。不到晌午,尕元已收獲三十根,抵得上昨天一天的成果了。
          這時候雪開始融化,地上騰起霧氣,  他搭眼一望,人散亂地跪在在稀爛的雪地上,辨不清人影,他憑著咳嗽聲呼吸聲估計誰在近前。
          咦?半天沒聽到翠兒的聲音,她在哪?尕元直起腰四處張望,越來越濃的霧氣中找不見熟悉的身影。這時候他感到內急,要解大便,他不好意思就地解決。挖草的人往往都是就地解決。那是全是男人或女人時才方便的,男女混雜,沒皮沒臉的才隨地大小便。
          尕元剛轉過彎,解下褲子蹲下,就聽見近前兩個人撕撕扯扯的聲音。影影綽綽辨不清人,但他清楚地聽見翠兒的怒罵聲:“畜牲畜牲。”他還聽見黑老張粗重的喘氣聲,眼瞅著濃霧里扭在一起的兩人倒在雪窩里。尕元血脈賁張,提起褲子,一個縱步上前,一記直拳揮過去,狠,準,穩。粗壯的黑老張咕隆隆滾下山坡。尕元在學校練過跆拳道,雖宅在家里半年幾乎黃了,但老底子還在,尕元自己驚異咋爆發出那么大的威力,有如神助。
           尕元一把扯起滿臉淚痕的翠兒,倆人頭也不回地走向張嫂他們。
          日頭挨著山頂,人們滿載而歸。黑老張是最后一個來的,一瘸一拐,烏青的腮膀子腫得老高,人們關切的問,黑老張支支吾吾地應付。
           “摔的,不小心摔的。”
           那晚緊貼在身邊的翠兒無聲的流淚,把厚厚的老羊皮襖一次次拉上尕元的肩頭。
           第三天又是個晴天,興奮的人們迫不及待地填飽肚子出發了。這次尕元和翠兒走在前頭,張嫂落在后面。黑老張的腮膀還是腫得老高,一直用手捂著走在最后,不過腿不瘸了。拐過前面的彎,順風送來張嫂的聲音“:黑慫,老娘警告你,可不中打翠兒的主意,人家可是沒開過瓜的黃花閨女,人家爹娘抱了一只大公雞托靠我,你可不中亂來,想瀉火,老娘陪你。”黑老張說了啥尕元沒聽清,一陣風把黑老張嗚嗚嗚的聲音刮跑了。
           這天人們順著山谷往上挖,爬到山頂半晌午了,山頂是座巨大的懸崖,挖草的人們突然發現懸崖邊上長著一朵雪蓮花,迎風傲立,在白雪的襯托下格外嫵媚動人。喳喳胡感嘆,在這座山挖了半輩子蟲草,頭一回見著雪蓮了,好兆頭,好兆頭呀。
          尕元興奮地要攀巖摘下來,被張嫂呵斥下來:“那可是神物,不敢亂動。”尕元這才戀戀不舍地隨人們離去,一步一回頭。
           尕元貪瞧雪蓮的稀罕摘下防雪鏡,眼被雪耀了,腫成一條縫光流淚看不見東西。張嫂招呼幾個女人:“誰還有奶,救救娃。”尕元聽見一個女人猶猶豫豫的聲音:“臨進山時才給八個月的娃斷了奶,這會脹得難受。”幾個女人七手八腳的把尕元扶進帳篷。
          滋兒滋兒的響,尕元覺得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冒進眼窩,火辣辣疼的眼珠頓時變得涼絲絲的好受。
          “找杯子,再擠些,半晚上點兩遍就沒事了。”張嫂沖外面喊,尕元聽見滋兒滋兒的聲音響了好一會停了。
           這晚是尕元摸著吃飯的,眼睛蒙了翠兒的頭巾,翠兒在旁邊守著,尕元吃了兩碗,見尕元摸摸索索吃不利索,翠兒接過碗,干脆喂著吃,一口一口吹涼了小心送進尕元嘴里。小時候,尕元淘氣上樹掏鳥窩,摔傷了胳膊,娘也是這么一口口的喂他,一口口吹涼了喂在他嘴里。吃飽了他真想在翠兒懷里睡一覺,就像在娘懷里一樣,體驗一下久違了的溫暖。他只是腦子里想一下,他被這種奇怪的念頭嚇了一跳,在黑暗中搖著頭苦笑了一下。
          夜里張嫂和翠兒幾次起身,熱了奶給尕元點眼晴。
          人奶果然神奇,天亮解下蒙著眼的頭巾,尕元眼消腫了,還是像往日一樣神采奕奕。
          這天早上吃罷早飯人們正要整裝出發,天上開始飄起雨夾雪,人們又遺憾地爬進帳篷里。也好,趁雨天休息半天。尕元閉眼養神,女人們沒磕睡,嘰嘰呱呱拉家長里短,從女人們的口中得知,翠兒從小換了親,兩家拿過訂酒了。這幾年山里娶媳婦的彩禮錢漲得越來越高都成天價了,有兒有女的換親,一娶一嫁,不拿彩禮,不拉巨帳了。翠兒讀了初中綴了學,算是女人堆里有文化的人。她長大后不愿意訂的娃娃親,兩家鬧矛盾,無論誰勸,翠兒不聽,父母撂狠話,要是翠兒掙來哥哥高昂的彩禮錢,親事作罷。這不,翠兒一賭氣跟人進山挖草,頭年掙了兩萬,去年掙了五萬,僵持的父女關系有所改善。今年又進山挖草,怪不得張嫂說,翠兒爹娘抱一只大公雞托靠她一路照顧。
          下午云開霧散,陽光燦爛,憋了半天的人們躍躍欲試。黑老張還腫著腮,他咬牙切齒地放出話,要收尕元的草山費,這草山是他花十幾萬買的,收草山費掙個辛苦錢口舌費,他不能貼了手又貼面。
          張嫂張口就罵,男子漢,拔根釘子就是鐵,出爾反爾當小人當牲口,她狠狠地吐出一口濃痰在青石板上,叉腿站著,戳著黑老張的鼻子要他添吐地的痰。“把吐出的唾沫添回去,老娘出尕元的草山費。”
           黑老張捂著腮膀指著張嫂吱唔:“算你狠,老子領著你婆娘掙了兩塊,腰粗了氣壯了,明年別跟老子,老子惹不起還躲不嘛?”張嫂仰天放聲大笑:“這么大的草山,哪搭沒老娘挖草的地方,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離了屠家,還吃帶毛豬?”
          喳喳胡打圓場:“算了算了,張哥,好男不與女斗,雪消得差不多了,上山吧,挖光陰要緊。”人們附和著七手八腳地找自己帶的工具。
           黑老張最終沒要尕元的草山費,男人說話不算話不算男人,再說和尕元沾親帶故。不過他對尕元攪了好事耿耿于懷,一直沒好臉色給尕元看,故意排最重的活叫尕元干,比如背柴啦背水呀,翠兒跟著尕元寸步不離。尕元背柴她背柴,尕元提水他提水。
           尕元對那朵雪蓮念念不望,他在大學暗戀一位女生,他偷偷寫情詩,把心中的女神比喻成高山上的雪蓮,他還記得其中的一段。
          你是高山上的一朵雪蓮
          我是山腳下的馬蓮
          明知相隔四千米不可逾越的雪線
          我卻癡等著四季輪回的那一天
          每次挖草經過那懸崖,他都癡癡地望著那朵迎風傲立的雪蓮忘了挪步,直到翠兒連推帶搡,他才戀戀不舍地離去。
          在下雨不出山日子里,尕元把這首詩背給翠兒,翠兒一臉神往,托著腮聽他磁性的男中音。眼里蒙白花花的霧氣。
           一眨眼到端午節了,蟲草癟了,癟了的蟲草沒價值賣不上錢,挖草的人們開始撤。沒了面草的累贅,只背著隨身帶的東西,人們走的輕省,背包里背著挖的光陰,一路歌聲不斷,張嫂漫起花兒,悠揚動聽的嗓音在山谷回蕩竟是那么的好聽。
           出門的尕妹回家了
           阿哥們高興著笑了。
           出了山坐手扶,一路顛簸一路歌,天擦黑到達縣城,尋了一個旅舍住下,早有蟲草販子跟過來,一陣討價還價,一陣褪袖捏指頭,隨身帶的袋子里裝滿紅展展的人民幣。家里寬余的不出手,還指望等賣個好價錢。
          當晚翠兒邀張嫂尕元進了火鍋城,吃了一頓酣暢淋漓的火鍋,沒其他人,翠兒唱了一首《夢中的蘭花花》唱得那樣好聽,尕元由不得跟上唱,好聽的合唱招來餐廳的服務員紛紛前來拍視屏,有人還打問是不是一對私奔的小情侶。唱盡興了,三人才回旅舍。
            坐大巴回縣城,到站了人們開始分手,那一會,尕元竟有點戀戀不舍了。翠兒含淚小聲朗讀了他的那首詩。
           你是高山上的雪蓮
           我是山腳下的馬蓮
           明知相隔四千米不可逾越的雪線
           我卻癡等著四季輪回的那一天
           尕元先坐上回家的大巴車的,當他探出頭向張嫂翠兒揚手再見時,他看見翠兒淚流滿面,踮著腳尖向他揮手。
          他回到家,把紅展展的三沓票子交給父母,爸媽歡天喜地樂不可支。尕元一件一件從包里掏東西,突然他怔住了,手碰到一件毛絨絨的東西,他掏出一看,雪蓮花,是那朵懸崖上開放的雪蓮花。他不知道翠兒什么時候摘了這朵雪蓮花的,是怎樣摘到的,又是什么時候放進他包里。
          尕元耳邊響起那首在吃火鍋時翠兒唱的《夢中的蘭花花》。
           你在山的那一邊,
           我在山圪梁梁上站。
           叫聲哥哥你沒聽見,
           妹子我心里胡盤算。
           你是妹子的心尖尖,
           妹子心里實想念。
        美文精選網
        pk10牛牛 www.s5865.com:长岭县| www.114767.com:扎赉特旗| www.maison-den-haut.com:洪泽县| www.bzwanhe.com:东源县| www.8899touxiang.com:平潭县| www.abdulkafi.com:广西| www.selailai.com:安塞县| www.catdossettboudoir.com:吉林市| www.jnjfk.cn:通渭县| www.farmaboti.com:陆川县| www.cocordia.com:桐城市| www.315cxppwlx.com:个旧市| www.busongqi.com:繁昌县| www.pinksterfeest.org:武鸣县| www.rr36365.com:荃湾区| www.royaltyaffairs.com:莆田市| www.bq339.com:兰溪市| www.yfsco.com:平舆县| www.riseaboveself.org:博乐市| www.pj88891.com:察雅县| www.w-b-z.com:迁安市| www.bumibuana.com:阿拉尔市| www.mfrzz.com:普兰县| www.mastersengenharia.com:广安市| www.wwwbc250.com:芦溪县| www.jamesstephenshurling.com:凯里市| www.chinese-india.com:武陟县| www.yh9987.com:保亭| www.rdkfw.cn:武平县| www.majohairbraiding.com:玉环县| www.friendsofryankennedy.com:扎兰屯市| www.cp9557.com:阜康市| www.aswygt.com:泰顺县| www.bikeleads.com:巴东县| www.quicksharehq.com:武威市| www.primpandwear.com:清苑县| www.jhjxjgc.com:沂南县| www.ksbafang.com:介休市| www.easterlingtribe.com:庆元县| www.pastelperfecto.com:颍上县| www.mathtuition.org:屯留县| www.mermecinc.com:孟村| www.brixton-hardware.com:合水县| www.274758.com:綦江县| www.ylahl.com:钟祥市| www.safelightstore.com:南乐县| www.xvideogaytube.com:新干县| www.carbonsilver.com:莒南县| www.emploi-quebec-trousse.com:莱阳市| www.sllgj.com:喀喇沁旗| www.ontwolegs.com:深水埗区| www.spike123.com:通海县| www.nj-tyjx.com:交口县| www.giteaux5lucarnes.com:名山县| www.myfitdays.com:周至县| www.sz-jhdz.com:图木舒克市| www.zcxjw.cn:上犹县| www.ystsclq.com:上思县| www.apjiahaisw.com:河北区| www.ku6s.com:栾城县| www.procarpetcleaningservices.com:万载县| www.thedrugtest.net:合肥市| www.eyecandyunlimited.com:武平县| www.crecerjuntosmex.com:安徽省| www.cfpnw.cn:玛沁县| www.nd733.com:泾川县| www.aec-avocats.com:耿马| www.laorenke.com:含山县| www.jonianet.com:读书| www.jobsheying.com:蓬安县| www.sitegrindermastery.com:梓潼县| www.zen-moa-massage.com:肇州县| www.lechuang-cable.com:武安市| www.ccgyzh.com:眉山市| www.tsctalk.com:安多县| www.shopzall.com:杂多县| www.dachadian.com:富锦市| www.pinksterfeest.org:新邵县| www.silvermx5.com:绥宁县| www.zhenai188.com:汕尾市| www.majohairbraiding.com:扎囊县| www.sky-8.com:兴业县| www.boomtownbabylon.com:海口市| www.jp733.com:灵石县|